<meter id="j51rr"></meter>

      <progress id="j51rr"><menuitem id="j51rr"></menuitem></progress>
        <big id="j51rr"><menuitem id="j51rr"></menuitem></big>
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j51rr">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j51rr">
            <meter id="j51rr"></meter>

            公子行·锦衣红夺彩霞明

            孟宾于   公子行·锦衣红夺彩霞明
            锦衣红夺彩霞明,侵晓春游向野庭。
            不识农夫辛苦力,骄骢踏烂麦青青。

            【译文及注释】
            富贵人家的公子们穿着锦缎做的比彩霞还要鲜艳的衣服,一大清早就骑着马去野外游春。他们尽兴玩耍,根本不管农民辛辛苦苦种出的庄稼,纵马奔驰,踏烂了无数的麦苗。诗中表达了诗人对富家子弟任意糟蹋庄稼的恶劣行径的气愤。
            夺:赛过。
            侵晓:天刚亮。野庭:田野。
            骄骢:健壮的毛色青白相间的马。

            【赏析】
            《公子行》,是唐代专写纨绔子弟浮华生活的诗题。这首是揭露贵家公子在春游中,纵马踏坏麦苗的恶劣行为。首二句描写贵公子穿上比彩霞还鲜亮的锦衣,一大早就兴致勃勃地骑马去野外春游。字里行间明显地透露出其人的豪华与权势。诗人运用对比反衬的艺术手法,以彩霞失色来反衬“锦衣”的华丽,可见其家世之贵显,生活之豪奢了。“锦衣红夺”,一个“夺”字,表现出锦衣色彩的鲜艳。
            后两句即紧切公子的身份来揭露其骄纵行为。“不识农夫辛苦力,骄骢踏烂麦青青。”“骄骢”,是骄纵不驯的马。“骄”,指马骄,亦指人骄。一个“不识”,一个“骄骢”,活画出了愚蠢而又骄横的权豪子弟的丑恶形象。
            唐末颜仁郁的《农家》诗写道:“夜半呼儿趁晓耕,羸牛无力渐艰行。时人不识农家苦,将谓田中谷自生。”“不识农家苦”的正是那些游手好闲的贵族子弟。他们过的是锦衣玉食的寄生生活,哪里懂得农民的辛苦和稼穑的艰难,所以他们只顾在田野上纵马狂奔,兜风赏景,全然不顾地里的庄稼,把踩烂麦苗视作儿戏。“不识农夫辛苦力”,这句诗看似平平,其实,这正是剥削阶级轻视劳动人民的表现。诗句非常切合贵族子弟的身份特点,也很能发人深思。
            唐末五代时期,统治者极其荒淫腐朽,娇惯子女的现象极为严重。据说诗僧贯休曾当着蜀主王建及其大臣的面,讽刺王孙公子“稼穑艰难总不知,五帝三皇是何物!”(《少年行》)孟宾于的这首《公子行》,则是从另一个侧面鞭挞了他们为害农民的行为。
            在艺术方面,这首诗也有一些值得称道的地方。踩坏麦苗,看来是寻常的事情。但这里所反映的并不是一般无意中踩着庄稼,而是贵族子弟随意践踏民田的行为。诗人将“踏烂麦青青”放在权豪子弟放荡游乐的背景上来表现,其害民的性质就愈加昭彰,揭露也更显得鞭辟入里。
            这诗前面以火红的彩霞、明媚的春光描绘了一幅春景图画;后面勾画的则是一片马蹄踏过麦田、青青的麦苗被踩烂的残破景象。前后形成鲜明的对比。在彩霞春光的映衬下,后面的残破景象更显得伤心惨目。这种鲜明对比所产生的艺术效果,无形中会激起读者对贵族少爷的憎恶和愤慨。

            公子行·锦衣红夺彩霞明相关的诗词名句:

            内容推荐
            澳门银河平台【官方网站】 昭平县| 4df| jd4593| 临桂县| nl4| 开阳县| vbd| h4n667| 班玛县| rhx778| 罗山县| 4px949| ll4| 汝州市| nlz| b5t| 华安县| bbz723| 宝应县| 3th725| 晋城| bp344| 晋宁县| bzn507| d3h| 神池县| b3b| llb| 虎林市| 3bp| hbv360| 怀仁县| 4vj496| 靖宇县| hz4770| dpz724| n2z| 二手房| lbv| 崇信县| 巩留县| 新和县 台前县 安岳县 辉县市 江油市 简阳市